北京,中關村,上班族把握午休時間小憩。(東方IC)

【中國矽谷(下)】效法矽谷的福利 是「德政」還是剝削?

文|謝樹寬

北京,中關村,上班族把握午休時間小憩。(東方IC)
北京,中關村,上班族把握午休時間小憩。(東方IC)

工時漫長,工作壓力大,與外界缺乏接觸。雖然領著令旁人艷羨的薪水,在「中國矽谷」許多員工苦水滿腹甚至感覺前途茫茫。

「996」是中國科技業的流行語。意思是朝九晚九,從早上9點上班到晚上9點,周六還要上班。

以位在中關村,以西瓜視頻和抖音等出名的「字節跳動」為例,它採用「大/小週」的彈性措施,公司的6000員工隔週需要周末上班。

漫長的工時讓許多人幾乎以公司為家。二十多歲的行銷專員布小姐(化名)跟南華早報說,她為了避免塞車噩夢乾脆搬家。她搬到了西二旗與人分租公寓,步行上班只需十分鐘。問題是,這裡租金每月4000人民幣,竟然和她原本朝陽區的公寓價格一樣。

她說,這裡少了市區的熱鬧繁華、美食餐廳、咖啡店和藝術展,她「感覺自己從北京被放逐了」。

「被剝削」的福利

漫長的工時加上網路的隨呼隨到,讓上下班和公私生活的界限也變得模糊。許多公司效法美國正牌的矽谷科技業,提供免費餐點和交通接駁車,公司裡有健身房、理髮廳、以及其他休閒娛樂設施。但在北京,有些員工卻覺得自己被公司的「德政」給剝削了。

26歲的王(化名)在西二旗的公司擔任產品經理,公司提供她免費的美甲、按摩、還有手機螢幕包膜。她說「感覺這像是跟你說:別多想別的,給我工作就對了。」

而且,這類的福利未必有助於留住員工。根據脈脈(一個類似LinkedIn的中國社群平台)的統計,在美國矽谷,科技業員工待在同一家公司的平均時間是3.65年,而中國的科技業員工則是2.6年。

經濟趨緩 創投緊鎖

高科技業超時加班的文化,過去源於新創公司追求在短期內形成規模,加上大量投入的創投基金熱切期待成果。

不過,如今環境大不同。面對中國近三十年來最嚴重的經濟成長趨緩,在2018年底之前,已有眾多科技大公司宣布減少福利、紅利甚至裁員的消息。

根據清科研究中心Zero2IPO的數據,今年1月,中國的創投(VC)公司籌募的基金總額43億美元,和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70%。

女性與年長者不宜的環境

此外,科技人才在公司待不久,除了工時太長之外,也和科技業的文化有關。

一般刻板印象中,寫程式的多半是社交笨拙、穿著老土的男性,他們被謔稱為「碼農」或「程序猿」。而女性往往更加辛苦。不管是徵才廣告或是行銷策略,她們長期處在有嚴重性別主義的工作環境裡。24歲的程式工程師仁(化名)在南華早報的訪問裡說她在面試的時候,常被問到「女孩子當開發員會不會太辛苦了?」或者是「你準備好跟男朋友分手了嗎?」

科技公司選擇人才偏好年輕、強調衝勁和創意,無形中也是巨大工作壓力的來源。

在網路公司擔任產品經理的楊(化名),有超過十年的工作經驗,在一流網路公司擔任中階職務,卻對前景憂心忡忡,覺得自己已面臨升職的瓶頸。他說他覺得自己的工作,就像個建築工人。基於工作的強度,讓他得到不錯的薪水,但是隨時他也可能被更年輕、更便宜的工人所取代。

分享出去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